中央教育台|Android 之父创业失败,「极简主义手

 新闻资讯     |      2020-02-27 04:01

Android 之父创业失败,「极简主义手机」是个伪命题?

昨天的一则新闻引起了我的注意:由 Android 之父安迪 · 鲁宾创办的 Essential 正式宣布结束运营。这家成立尚不足 5 年的科技公司,迄今为止仅发布过一款代号 PH-1 的产品,也就是大家熟知的 Essential Phone。


牛牛游戏下载安装 好友玩的

消息来得实在有些突然。因为就在去年 10 月,Essential 还公开预告过他们的新计划——Project GEM。当时,这款产品独特的外观设计和 UI 界面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可惜理想终究敌不过现实的残酷。Essential 表示,Project GEM 的初衷是为了给移动计算设备创造一种新的范式,使其更好地与人们的生活方式和实际需求相结合,然而他们始终未能找到一种方式,将这份愿景清晰地传达给用户。


不过在这封「告别信」中,Essential 还附上了 4 段视频,让我们得以更具体地看一看 Project GEM 的庐山真面目。


和最初的预告相比,视频中的手机在外观上几乎没有变化,依然是小巧、瘦长的造型,以及玻璃材质的多彩机身。正面屏占比较高,前置镜头采用挖孔方案,背面的单颗后置镜头呈「火山口」造型,凸起明显,下方则是一体成型的指纹识别模组。


UI 界面有那么点 Windows Phone 的味道,应用以卡片形式构成信息流,可以直接预览重要信息或进行快捷操作,点击卡片则是正版的欢乐炸金花下载进入应用;屏幕左右下角各有一个导航手势触发区,分别对应「返回」和「回到主页」的操作,Android 系统的多任务界面似乎被取消,直接由主页的信息流卡片代替。


从实际演示来看,邮件、日历、导航等工具类应用操作起来没什么问题,而由于屏幕比例过于特殊,重内容的应用体验就不太好,甚至连输入法的键盘布局都必须作出调整。看来这台手机就是为快速处理任务而生的,刷抖音、逛淘宝什么的还是免了吧。


另一段操作演示进一步佐证了我的想法。Essential 团队似乎希望将语音打造成 Project GEM 的主要交互方式,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触控能做的事,语音也都能做。」而在语音交互状态下,手机是背面朝上拿在手里,此时指纹识别模组成了语音助手按键,把特定的手指按上去就能发号施令了。


如此看来,这台手机不拘一格的造型就显得合理多了:小巧细长的外观更契合「语音交互终端」的特性,屏幕作为退居第二位的交互介质,也不需要太大的显示面积,甚至如果步子迈得再大一点,直接干掉屏幕也不是毫无可能。


按这个思路,我猜测 Project GEM 想要打造的应该是一款帮你高效办事的实用工具,而不是让人沉迷其中的诱惑之源。


左右棋牌下载

若是这样,也就难怪它很难得到消费者的认同了。因为类似的尝试不少,但真正叫好又叫座的却并不多。


你每天用多长时间手机?


数据显示,2019 年 Q3,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的日均使用时间已经接近 6 小时,也就是说,很多人每天近三分之一的时间可能都花在了手机上。


时间长短并不意味着绝对的好坏,但越来越多人开始意识到沉迷手机的负面影响并试图寻求改变,也是不争的事实。佐证之一便是越来越多的手机厂商开始在操作系统中加入「数字健康」相关的功能,不仅能统计使用时长,还能为不同类型的应用设置时限。然而现实情况是,大多数类似功能都没有太高的强制性,设定的限制也很容易被解除,对自制力不够的人来说,形同虚设。话说回来,「硬核」手段不是没有,比如几乎能让手机「变砖」的一加禅定模式,可是真正敢用的人又有几个呢?


软件行不通,那就试试用硬件来解决。思路不外乎这么几种:


买一台备机。这两年诺基亚就推出了好几款功能机,不能随心所欲安装软件,只能满足最基本的通讯需求,对时不时想要来一场数字生活「断舍离」的人来说,不失为一个合理的选择。


还有很多新玩意,一看就是为「戒手机成瘾」而生的,比如 The Light Phone,新一代 Palm、以及海信的墨水屏手机等等。这类产品要么复刻功能机的体验(有的甚至比功能机还「简陋」),要么虽然保留了智能机的形制,但通过硬件和性能的限制来降低你的使用欲望。


套用时下流行的概念,就是「极简主义」。


借助可穿戴智能设备是另一种方式。毕竟现在连手环都能扫码支付,而有些支持 eSIM 的智能手表几乎就是个戴在手腕上的「小手机」,但形态上的限制很难让人沉迷其中。


这些做法有用么?不好说。对大多数现代人而言,备机也好,可穿戴设备也罢,终究只是主力机的临时替代品。真正敢彻底放弃主流智能手机,全靠「极简主义手机」过日子的人,恐怕少之又少。如果不分青红皂白地强行「断舍离」,到头来又深陷「害怕错过消息的焦虑」而惶惶不可终日,只怕「手机成瘾」没治好,心理上又出了别的毛病。


在之前的一篇文章里,我们探讨过可穿戴设备与健康生活习惯之间的关系。文章结尾的几句话,我想同样适用于今天的话题: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但「利其器」的前提,是要有「善其事」的决心。

手机成瘾与否,没有绝对的判断标准。但如果你发现对手机的过度依赖已经影响到了身心健康乃至人际交往,那么最好的办法还是从自身出发,寻求改变。培养新的兴趣爱好,学习新的知识技能,让自己的闲暇时间充实起来,或许你就会发现,手里那方小小屏幕之外的世界有意思多了。


事在人为。有了「极简主义」的心态,「极简主义手机」才不会沦为伪命题。